當前位置: 首頁 > 資料大廳 > 體育人物 >
尋訪梅州前國腳|謝育新: 綠茵場上追夢人

  謝育新是中國足壇另類的矮腳虎,身材矮小但技術出眾;他是前中國國家足球隊中場組織核心;他退役之后從事教練工作,如今在家鄉興寧市辦俱樂部,立志培養足球后備力量,推動家鄉足球發展。記者日前與他取得聯系時,他正在西安帶領陜西大秦之水隊備戰中乙聯賽半決賽首回合的賽事。謝育新于7月底出任陜西大秦之水主教練。

  ●本報記者 張少邦

  追風少年從家鄉起步

  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中,謝育新首先談起小時候的足球訓練。謝育新坦承,其實自己并不算是最有天賦的球員,但是他遇到了恩師張錦才和肖建林,是他們的耐心和細心讓他在足球路上打下了扎實的基礎。

  “那個年代并不像現在,吃得好住得好,我在體校一餐就一個包子,吃飽都不容易,加上每天都有大量的訓練,對正在長身體的青少年來說真的很苦,所以我更想闖出去,踢出成績!”謝育新回憶說。

  1980年,謝育新入選廣東少年隊,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轉折。因此他鉚足了勁,隊友周末在休息,他就自己夾著球到球場上練習,每一個腳法對著墻練習500次,一天下來也不覺得累。一向不善言談的謝育新幽了一默:“我很怕選不上,因為如果沒有選上的話我就只有回家種地了。”其實他是因為太喜歡足球了,想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謝育新如愿進了廣東少年隊,正式開始了他的職業足球生涯。

  懷念荷蘭踢球的日子

  改革開放后,我國逐漸放開球員前往海外踢球的限制,謝育新成為第一個“吃螃蟹”的人。1987年初,他應邀到荷蘭甲級強隊茲瓦魯足球俱樂部試訓,成為中國第一個赴荷蘭踢球的球員。

  19歲的謝育新只身前往荷蘭,在茲瓦魯俱樂部進行了為期5個月的試訓。雖然時間不長,但卻對他的足球事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  謝育新說:“在荷蘭,我寄居在當地一個中餐館里,這家中餐館的老板是個香港人,我們之間交流都是用粵語,不存在語言障礙。由于俱樂部沒有給我配備單獨的翻譯,因此,只要餐館的工作不太忙,餐館老板都會到訓練場和賽場給我做翻譯,主動拉著我和主教練進行溝通。訓練比賽之余,擔心我一個人太悶,他把到中餐館吃飯的中國留學生介紹給我。雖然在荷蘭只有短短的5個月,但我在那認識了很多朋友,與他們的相處讓我感覺在荷蘭的日子里沒有多少異鄉的感覺。”

  謝育新在茲瓦魯的表現打動了俱樂部和主教練,俱樂部提出要與他簽訂一份為期兩年的正式轉會合同。“當時如果不是要回國打六運會,我可能就轉會到茲瓦魯俱樂部了。”謝育新笑著說,“那個年代的球員一聽到是為省或為國效力,自身利益肯定先放一旁。不過還好,那年廣東隊在六運會上拿了冠軍。現在回頭看看,那次回國參賽的選擇還是對的。”

  謝育新說:“我之所以能在后來的十幾年足球生涯中能成長為一名出色的球員,離不開茲瓦魯俱樂部的教練和球員熏陶。那年我才19歲,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,因為19歲是一個容易搖擺不定的年齡,那一年,我知道了一名職業球員應該具有什么樣的素養:訓練和比賽場上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不許有一絲的懈怠。”

  謝育新說,離開荷蘭30多年了,再也沒有回去過,十分懷念那里的一草一木,特別是當時主教練阿德里安塞,給了自己前所未有的信心。

  盼在興寧建立職業隊

  2016年底,謝育新告別執教了四年的廣州富力預備隊,回到家鄉興寧創立育新足球俱樂部,立志培養足球后備力量,推動家鄉足球青訓發展。

  “目前的運作模式是與興寧市教育局合作,推廣校園足球,在興寧市第一小學、實驗學校、刁坊小學、新陂小學、葉塘小學等七間小學挑選280名U7-U9足球苗才,在周一至周五的課后時間給予專業指導。”謝育新說,他打算在280名學員里挑選60至80名,對他們進行周末的特訓,日后成為他們俱樂部的簽約球員。值得一提的是,該俱樂部的學員基本免費。

  謝育新說,他感受到了肩上的責任更重了,但這也是一種光榮的使命感,“我希望5至8年后,能有一批優秀的家鄉本土球員走出去,并讓梅州的足球氛圍更加濃厚,重振球鄉雄風。我現在的想法是,對興寧的足球少年一步一步向上培養,有條件的話,想用這個平臺往上打,為興寧組建一支自己的職業足球隊。”

  謝育新談到,俱樂部一年的開銷在100多萬,當地的補貼只是杯水車薪。因此,他還想著去職業球隊執教,能夠多掙點錢,以維持俱樂部的正常運轉。他也呼吁政府、社會各界多多關心、支持俱樂部的發展。

  回梅比賽結識好朋友

  “1996年,家鄉舉辦‘梅視杯’中國足球精英賽,邀請了中國國家隊、北京國安隊、廣東宏遠隊、濟南泰山隊參賽。”謝育新回憶說,“比賽在梅縣體育場舉行,在國家隊參加的三場比賽中,每場都有上萬名球迷到賽場觀看比賽,最終國家隊也獲得了冠軍。讓我難忘的是,很多球迷找我簽名,還有些球迷專程跑到我們下榻的酒店--梅州迎賓館找我簽名。也是在那時,讓我結識了眾多球迷,有些還成為好朋友。20多年過去了,到現在還保持著聯系,梅州市足協副會長、梅州市東輝足球俱樂部的董事長姚望卿就是其中的一位。”

  永世難忘黑色3分鐘

  謝育新始終認為自己是幸運的,這種幸運不僅僅是因為他是第一個赴荷蘭踢球的中國球員,更重要的是,他在1987年代表廣東隊勇奪六運會足球冠軍后,他和隊友1988年在主教練高豐文的率領下,第一次沖出亞洲,進軍漢城奧運會。“那一年,我只有20歲,那么年輕就能享受到沖出亞洲的快樂,我興奮極了。”謝育新仍顯激動地說。

  但是,時隔不到一年,也就是1989年,高豐文率中國隊第四次向世界杯發起沖擊,遭遇兩個“黑色3分鐘”,斷送了中國隊的好開局和出線的夢想。“沖擊世界杯的失敗是我足球生涯中最揪心的,因為憑借我們當時的實力,如果再打得穩一些,打進世界杯的希望很大。”謝育新的聲調低沉了下來,“當時在與阿聯酋的比賽中,我們在1∶0的領先情況下被對手三分鐘內連進兩球,遭遇‘黑色3分鐘’。后來,我們在與朝鮮隊的比賽中1∶0獲勝,那個唯一的進球是我攻進的,如果最后一場能戰勝卡塔爾,仍然可以進軍意大利世界杯。當時馬林先打入了一球,隊友們非常興奮,興奮得都不能冷靜地處理正常的傳接球和射門,結果又是在一球領先的情況下,最后3分鐘被對手連入兩球,我們只差一步到羅馬。這場球我打滿了全場,對我而言,這個‘黑色3分鐘’是種莫大的恥辱,讓我永世難忘。”

  團隊的失利無法遮蓋他個人的鋒芒,在1992年的廣島亞洲杯半決賽中,謝育新在開場僅僅32秒,就敲開了日本隊的城池。這粒進球不僅僅是國足歷史上最快的進球,也一度是亞洲杯最快進球,直到23年后才被打破。

  勉勵兒子為國爭光

  虎父無犬子。謝育新的兒子謝維軍現在是U21國家隊主力前鋒、天津泰達球員。在上月云南曲靖進行的四國賽中,謝維軍有表現發揮,兩場比賽一傳一射,幫助U21國家隊取得1勝1平。

  對于兒子,謝育新說:“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坐下來交流,我和他聊天時,告訴他想要實現目標就必須去付出努力,全力以赴去訓練和比賽,不要說靠老爸。我覺得他這幾年,都是靠他自己提升水平,一步一個腳印向前走,這幾年他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讓我也感覺到很欣慰。作為父親,我期待他通過努力到更高的層次。現在他實現了踢中超、進國家隊的目標,我就勉勵他要好好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,證明自己,為國家、為家鄉爭光。”

  人物檔案

  謝育新,興寧市人,1968年12月2日出生,身高169CM。1979年進入興寧縣業余體校足球班訓練,1980年進入廣東少年隊,1985年進入國家少年隊,1986年進入國家青年隊,1987年進入國家隊, 1997年退出國家隊。1996年至2001年先后在廣州松日隊、廣東宏遠隊、沈陽海獅隊效力。2001年8月退役后曾任東莞東城隊、湖南湘軍隊、西藏惠通隊、廣州富力預備隊主教練。2016年底回家鄉辦足球俱樂部培育新苗。2017年帶領西藏城投隊沖甲成功,2018年出任陜西中乙球隊大秦之水主教練。

  謝育新在1988年獲亞洲杯第二名,1989年獲第六屆全運會冠軍,1995年獲廣東十佳運動員,1997年獲第八屆全運會第二名;2009年獲得廣東足球60年十大最受歡迎球員之一,并獲得榮譽獎。2016年在我市舉行的梅州市紀念譽為“足球之鄉”60周年的活動上,獲評突出貢獻足球運動員。

荣耀王者